当前位置:这人间>热点新闻 >   正文

今日寒露 江山如彼君如此,恰似玉壶寒露冰

导读:终身不仕的白衣卿相柳永,这阙《玉蝴蝶》写的大概也是寒露,也是朋友——因有难忘,文期酒会之句。大概是说好些年冷落风月了,又在鸿雁声里...

今日寒露 江山如彼君如此,恰似玉壶寒露冰

终身不仕的“白衣卿相”柳永,这阙《玉蝴蝶》写的大概也是寒露,也是朋友——因有“难忘,文期酒会”之句。大概是说好些年冷落风月了,又在鸿雁声里寂寞看着夕阳下山,只为了突然想起一位不知何处的故人。

这样寒露就真的变成了一个属于朋友的节日。

江山如彼君如此,恰似玉壶寒露冰

文珍

寒露将至的前夕,十一长假的第三个晚上,北京终于下雨了,一整夜。一举终结了四十多天一直骄阳烈日的秋老虎天气。

说白露为霜,说秋分转凉,到了今年都成了空话。前几天还看到有人在朋友圈说:“感觉马上就入伏了!”其实天冷不一定人就忧郁,而气候反常却是很容易让人恍惚的,觉得夏天不过假装没有过去,实际上这一年已经只剩一百天都不到了。

总而言之,正如薛宝钗的“随分守时”广受欢迎,人们对节气的期许大概也如同封建时代对女性,总希望一切都在可控范围内,否则冷香丸就不必一定要“雨水这日的雨水十二钱”才能配制了;但这日的雨水之珍贵,恐怕也正因“雨水”节气未必下雨:所谓规矩就是要用来打破的,这样巧合才谈得上是巧合。

总而言之,寒露到来前总算下雨了,今晚据说还要降温,总归是“随分守时”的事;即便不是当日下的也不打紧,反正又不是“雨水”,不值钱。但就因为和白露太近了——官方解释,“寒露”就是比“白露”气温更低——加上又在重阳节后,前一天已经够热闹了,又是尽孝,又是登高。到这么一个冷清清的节气,教人说什么好呢,九月授衣,天凉该穿秋裤了?
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对此只暗暗说到古人的迷信:“一候鸿雁来宾”也就罢了,譬如曹操的《短歌行》:“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”,既有万国来朝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既视感,又似有众生平等的前卫意识;二侯“雀入大水为蛤”,则纯属想当然的胡说八道了……据说就是因为蛤蜊的花纹和雀鸟有点儿像,古人就煞有介事写进了气象历书里,比“腐草为萤”还要来得无厘头;三候比较正常,“菊有黄华”,适逢长假前后,也恰是全国人民喜闻乐赏菊花的时节了。还记得小学老师常组织去看菊花展,看也罢了,让人挠头的是参观后必布置作文,因此赏菊就不光是赏,还得拿个小本子把那些花团锦簇的名号一一记下,什么紫龙卧雪、金背大红、龙吐珠、白玉珠帘、礼花、二乔……到现在好些也仍是各大公园的必展品种,可怜我小小年纪就背熟了。后来随父母到深圳念中学,四季如夏,加上广东人迷信不大喜欢菊花(也许觉得丧葬用花不吉),反而很少再见菊展,来北京读研后才又在香山和北海公园喜相逢,浑然忘了前恨。

因菊花展又想起私心最爱的金庸,一直是《连城诀》。里面的凌小姐凌霜华,名字听起来就像咏菊花;而大侠丁典一出场即让凌府婢女刮目相看,也正是赏完菊展后,感叹没有绿菊:

今日寒露 江山如彼君如此,恰似玉壶寒露冰

丁典道:“当我观赏完毕,将出花园时,说道:‘这菊花会也算是十分难得了,就可惜没绿菊。’”忽听得一个小姑娘的声音在我背后说道:“小姐,这人倒知道绿菊花。我们家里的‘春水碧波’、‘绿玉如意’,平常人哪里轻易见得?”

“我回过头来,只见一个清秀绝俗的少女正在观赏菊花,穿一身嫩黄衫子,当真是人淡如菊,我一生之中,从未见过这般雅致清丽的姑娘。”

绿菊为媒,婢女忍不住搭了句话,丁典与凌霜华一段天上人间的鸳俦凤侣才因此相识。这也是我在所有金庸小说里,读到的一段最美也最让人伤心的爱情。

也都怪这一回头,情便不知从何而起,一往而深——丁典一介武人竟成了《白蛇传》的许仙,一路晕陶陶跟到凌府,幸又见婢女,便请她传话求小姐搬那几本名种的绿菊花出来看看。小姐第二天真的放了,“从此之后,每天早晨,我总是到凌府的后园之外,向小姐的窗槛瞧上半天。凌小姐倒也记得我,每天总是换一盆鲜花,放在窗槛之上。”而他心中想着的,当然只是放这两盆花的人。如此这般花痴情痴,丁典也因此成了金庸小说里最丰富的角色之一。就在两人情愫渐生之际,金庸老爷子轻轻一笔变故突来:丁典被仇家打上门来,养伤三月后,才发现凌府搬了。

这其实是爱情故事里最常见的悬置。等丁典心心念念再找到小姐时,两人便不复能够自持。

“我们一年多不见,都以为今生再无相见之日,此番久别重逢,真是说不出的欢喜。她向我瞧了好一会儿,才红着脸,轻轻掩上了窗子。第三天,她终于说话了,问:‘你生病了么?可瘦得多了。’

“以后的日子,我不是做人,是在天上做神仙,其实就做神仙,一定也没我这般快活。每天半夜里,我到楼上去接凌小姐出来,在江陵各处荒山旷野漫游。我们从没半分不规矩的行为,然而是无话不说,比天下最要好朋友还更知己。”

还记得第一次看《连城诀》是初中,大约是站在书店里看完的,看到此处真是心潮澎湃,欢喜无尽。然而丁典一兴起求亲意,身怀连城诀的秘密即被凌知府知道,随即千方百计陷害拷问,甚至不惜牺牲女儿,两人的好日子到头了。就像张爱玲《十八春》里的曼桢世均,“从前他跟她说过,在学校里读书的时候,星期六这一天特别高兴,因为期待着星期日的到来。他没有知道他和她最快乐的一段光阴将在期望中度过,而他们的星期日永远没有天明。”

以上内容是这人间(www.zherenjian.com)小编为大家收集整理的。希望能帮助到大家!

标签: 寒露 玉壶
相关阅读
为您推荐